首页 »

中国军网:谨防作风败坏使军队不打自垮

2019/12/3 10:30:47

中国军网:谨防作风败坏使军队不打自垮

作风是军队的命脉,关系到军队的生死存亡。作风好,则军队战斗力强;作风坏,则军队腐朽堕落,注定不打自垮。这是由无数历史镜鉴昭示的一个定律。

 

一、军纪废弛是作风败坏的始作俑者

 

1583年,作为清王朝的奠基者,努尔哈赤以其父“遗甲十三副”、士卒不到百名而起兵,用“恩威并用,顺者以德服,逆者以兵临”的方略,统一女真各部,建立后金。八旗军在创建之初就规定:“从令者馈酒,违令者斩头”,而且强调“以赏示信,以罚立威”,所以,“将士各欲建功,一闻攻战,无不欣然,攻则争先,战则奋勇,威如雷霆,势如风发,凡遇战阵,一鼓而胜”。

 

当清王朝定鼎天下之后,许多八旗子弟便开始养尊处优、吃喝玩乐,军纪逐渐废弛,骄奢腐化之风渐起。许多将领迷恋良田美宅,花天酒地,追求享乐无度,把训练骑射征战之事抛诸脑后。最后致使“兵无缚鸡之力,将无才智之士”,官兵没有敢战之胆。一度骁勇善战的清朝八旗军,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下兵败如山倒,国土频失,国威尽丧。

 

 

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。在世界历史上,罗马军团的兴衰也是如此。在其初兴阶段,军纪严明、训练有素、刚勇无敌。到公元1世纪,以严明纪律建军的古罗马军团从意大利半岛上的小城邦,发展成为囊括地中海、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庞大帝国。

 

在帝国鼎盛时期,罗马军团所向披靡,成为令各方闻风丧胆的代名词。“公元3世纪危机”期间,军队成为“无冕之王”,甚至把握着皇帝的生杀予夺大权。各色皇帝即位后,为了讨好军队,纷纷“慷慨解囊”,一味迁就放纵。“最后,罗马人丧失了他们的军事纪律。他们甚至放弃了自己的武器……士兵们认为武器太重了。他们得到皇帝格拉蒂安的允许不穿铠甲,后来,索性连头盔都不戴了”。

 

与此同时,士兵们也失掉了在营地设防的习惯,因此,他们成了蛮族骑兵的进攻对象。最终耽于享乐的罗马军团军纪废弛、战斗力下降,彻底失去了昔日的风采。在帝国危亡之际,战斗力疲弱,一击而溃。据说,其中蛮族的一个统领对罗马士兵的战斗力感到吃惊,因为他觉得杀罗马士兵比杀羊还容易。

 

同一支军队,同样的士兵,军纪严明则如猛虎下山,所向披靡,军纪败坏则如丧家之犬,溃不成军。无数的历史证明,军纪的松懈,往往是一支军队作风败坏、战斗力滑坡的开始。

 

二、贪兵贪将必贪生怕死

 

1894年9月15日凌晨4时许,平壤之战打响。战斗在大同江南岸战场、牡丹台和玄武门战场以及城西南和大同江北岸战场三处展开。在三个战场上,清军在大同江南岸打得最好,连续击退日军进攻。双方在大同江北岸胜负未分,然而在牡丹台、玄武门一线,因左宝贵只率领2900余人防守,而日军对此处投入的兵力达7800多人,众寡悬殊。左宝贵身先士卒,亲上城墙督战,不幸中弹牺牲,牡丹台、玄武门失守。

 

此时日军尚未涌入城内,清军弹药、粮食足以守城一个月,而日军弹药、粮食即将告罄,加上当时平壤开始下雨,日军冒雨露宿,处境极为困难。如清军决心坚守,战事犹有可为。然而,作为主帅的叶志超坐守内城,却早被日军的凌厉攻势吓破了胆,力主弃城逃走。

 

“北门咽喉既失,弹药不齐,转运不通,军心惊惧,若敌兵连夜攻击,何以御之?不若暂弃平壤,令彼骄心,养我锐志,再图大举,一气成功也”。此议除了马玉琨外,获得了众将领的认同。下午4时许,叶志超以朝鲜平安道观察使闵丙奭的名义,派人冒雨送书于日军阵中,表示愿意弃城撤退,又命令各部悬挂白旗乞求缓兵。

 

日军立见尚文少将要求城内清军立即投降。清军一面以“降雨甚,刻下兵多,难以速散,当期明朝,开放此门”答复立见,一面在叶志超的统率下轻装简行,连夜撤退。但这却瞒不过老谋深算的立见尚文,他早就判断出清兵要跑,遂以元山支队埋伏于义州大道,第五师团主力埋伏于甑山大道,截击撤逃的清军。

 

仅一夜,清军在溃逃路上被击毙者就超过2000人,尸首堆积如山,血水成渠,溪流为红。第二天,日军占领平壤。叶志超在突出重围后不敢久留,率部狂奔500里,退过鸭绿江。至此,平壤战役以清军完败告终。

 

在守备平壤时,叶志超数次致电李鸿章,诉说缺钱少粮的种种困难,请求朝廷速速拨款。可日军破城之后,却缴获清军近100公斤金砖、金锭,500多公斤银锭,以及足够支撑月余的粮草,各种物资总计价值达1000多万两白银。

 

无独有偶。淮军统领卫汝贵率军进驻前线。开拔前,他把饷银24万两的三分之一汇往家中。其妻回信说:“君起家戎行,致位统帅,家既饶于财,宜自颐养,且年事已高,望善自为计,勿当前敌……”果如其妻所劝,战事一开他就弃城逃跑。日本人一度将卫汝贵的这封家书放入教材书里作为“奢兵必败,畏战必亡”的反面教材。

 

据《李傅相手谕旅顺诸将书》记载,守将“赵怀业久驻湾防,既不出队与徐见隆力战,又不能为一日之守,任令营哨官纷纷逃遁,勇丁下乡掳掠,毫无纪律,实属丧尽天良”。赵还派人把军用物资转运到烟台,换成白银据为己有。

 

后来赵丢弃大连湾炮台,仅率几名随从仓惶逃往旅顺。大连湾炮台地形险要、火力强大,6座炮台均系德国人汉纳根采用当时最先进的军工技术设计。当时负责进攻的日军第一师团师团长山地元治认为,大连湾一战必是一场恶仗,不料炮台守军见主将率先逃走便一哄而散,日军不费吹灰之力便轻取大连湾炮台,缴获大批军用物资。

 

三、用人腐败是毁军之瘤

 

在军队中,用人腐败犹如一颗毒瘤,不治则伤害肌理,扩散全身。广大官兵对其最为痛恨,对军心士气伤害也最大,是引发军中各种歪风邪气的恶源。

 

西周政权的败亡与周幽王“以虢石父为卿”有很大的关系。虢石父“为人佞巧善谀好利”,国人皆怨。而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,早期不计前嫌任用管仲,励精图治终成霸业,成为春秋时期军事上和政治上的第一个霸主。

 

但后来他不听管仲的劝告,任用易牙、开方、竖刁三个奸臣,最终导致军败国衰,死后落了个“尸虫出于户”的悲惨结局。战国时期秦国名相范雎曾为秦统一天下立下汗马功劳,但是他以个人的利益得失和亲疏远近为原则选人用人,最后导致大将白起自杀、郑安平投降赵军、王稽“里通外国”,而其本人最后也不得不称病辞去相位,退出政治舞台。

 

1352年洪武起兵,明军初建,采石矶一战成名,鄱阳湖大破汉王60万水陆大军,平定枭雄张士城。1367年,明军北伐蒙元,仅仅10个月就收复北京,奠定了明朝近300年统治的坚实基础。

 

朱元璋的成功,原因是多方面的,其中重用贤才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。被称为“浙东四先生”的刘基、章溢、宋濂、叶琛四人都是在地方上颇具声望的贤才。朱元璋闻其贤,多次派人礼请,四人拒不应荐,朱元璋态度坚决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 

四人终至金陵谒见,朱元璋大喜,曰:“吾为天下屈四先。”但到明朝中后期,明英宗时的宦官王振权倾天下,无论军界政界,凡想当官者一律“攫金进见”。明世宗时专权乱政的严嵩,既以买官得以升迁,又以卖官聚敛钱财。史载,严嵩曾以“千辆资财,用以遗贵近”,终于当上了内阁首辅;其卖官,“官无大小,皆有定价”。

 

严嵩败落后,抄其家所得净金、金器重3.4万余两,净银、银器重204万两,其他珍宝、字画、宅产不计其数。到了晚明,奸臣马士英卖官鬻爵的丑行就更为朝野所切齿。卖官鬻爵使明朝的文官和武官队伍良寡莠众,数量恶性膨胀,以至于“文臣有未识一丁,武臣有未挟一矢”。

 

破坏选贤任能的机制,用人“裙带化”“货币化”的结果只能是“瓦釜雷鸣,黄钟毁弃”。一旦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风气形成,那些真正一心谋打仗而又不愿同流合污的人,往往被视为异类,受到排挤,遭到“淘汰”;通过“唯亲”上位的,则多难堪其任;通过“唯钱”上位的,只等着通过下级“纳贡”来收回成本,层层传导,直至末端。如此恶性循环必会破坏军队的人才梯队建设,甚至导致军队的众多精英人才不断流失。

 

以史为鉴可知兴替。作风优良才能塑造英雄部队,作风败坏可搞垮常胜之师。时代大舞台,也是作风的大考场。我们务必汲取历史教训,切实把强军兴军的根基打牢,谨防作风败坏使军队不打自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