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上海救援队:最不忍回忆水底搜寻

2020/1/19 15:45:09

上海救援队:最不忍回忆水底搜寻

上海打捞局和东海救助局参与长江翻沉客轮“东方之星”救援工作的20多名一线指挥人员、工程技术人员以及潜水员,日前完成救援任务返回上海。

 

从6月2日早晨接到指令起,上海救援人员经历5天4夜的连续奋战,为沉船扶正打捞,水下搜寻遗体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今天下午,上海打捞局多名蛙人首次向外界讲述了自己的救援历程。


火速驰援

 

6月2日清晨5点50分,上海打捞局值班室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,交通部救捞局来电指示,立即启动“东方之星”救援应急行动。

 

接到指令后,上海打捞局局长洪冲、副局长蒋岩、打捞业务处处长孙彪、工程船队负责人马上赶到局总值班室部署救援行动。同时,救捞系统所属的东海救助局和广州打捞局也同步开展部署,做好应急出动准备。

 

3个小时后,上海打捞局17名业务精兵,包括多位有20年水下打捞经验的潜水员,集结完毕。他们搭乘中午11点40分的航班飞赴武汉。下飞机后,在长江海事局的安排下,救捞应急救援队员换乘大巴,直接赶赴难船倾覆的监利水域。

 

当日17点10分,救捞应急救援队伍进入监利县。映入眼帘的是乡野泥泞的小路,天空淅沥的阴雨,行人期盼的目光,一种对事故的悲伤和救捞的责任在救援人员心中激荡。事故现场地处偏僻的江面,需要在当地海事局码头搭乘巡逻艇前往。大家二话没讲,把笨重的装备从车上卸下,冒着雨点,人拉肩扛,喊着号子,一步一步向现场赶去。

 

当天20时30分,上海打捞局队员一路颠簸后,终于到达“东方之星”沉船救援现场。此时,难船现场呈左倾约150度翻扣漂浮状态,现场水域有多艘潜水作业船停泊在难船周边,海军及航道局多名潜水员正在水下进行遇难人员搜寻。

 

来不及喘口气休息,在指挥部安排下,上海救援队员立刻登上搜救主力船、起吊能力为500吨级的“湘岳001”浮吊起重船,正式投入到救援工作中。


水下作战

 

上海打捞局潜水总监金锋说,本次“东方之星”打捞工作分七个步骤环节,其中为沉船穿引4道钢缆,然后利用这些钢丝将沉船扳正起浮,是重中之重。这个重担就落在上海救援人员的肩上。

 

清晨,天空飘着绵绵不断的雨点,犹如国人对遇难同胞的无尽哀思,上海打捞局开始了钢缆穿引沉船船底的作业。常规长江水域为泥沙地质,但该沉船区域属于抛石护坡区,江底有大量不规则的巨石。沉船右舷翻扣,船舷与水底石头紧紧压住一起。要在沉船船底闯出一条“生命通道”,就好像在石头缝隙中捡芝麻,这是一场真正的攻坚战。

 

早上8点刚过,潜水员顾国强首先下潜。长江水流喘急、浑浊,水速每秒在0.8米左右,有时还超过1米。顾国强说,他一下水,就感觉到这里的江水很危险,“在江底人都站不稳,一不留神就会被江水冲走,穿引钢丝更是困难”。为了控制自身位置,在15米深的水底,顾国强用肩膀紧紧顶在水下沉船船舷来稳定身体,然后抓住岸上人员递下的穿引竹片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水下,慢慢推着竹片,沿着弯弯曲曲的石头缝隙,艰难前进着。累了,他就稍微喘口气;碰到坚硬的石头无法穿过,拔出竹片重新来。

 

整整一个白天,顾国强、孙宝峰、刘伊健、徐兆健等4名上海蛙人先后下水,怀着一个共同的目标:为了早日让难船重见天日,让亲属早日见到逝者遗体,不气馁,不放弃,坚持着,一点一点往前推进。

 

6月4日17点20分,4根兜底钢缆,带着救捞人坚韧的意志,终于穿过沉船船底完成穿引工作。

 

搜寻遗体

 

水下打捞沉船虽然困难重重,但最让救援人员不忍回忆的,还是在水底搜寻遇难者遗体。

 

按照难船船舶构造,搜寻遇难者作业是从主甲板三等舱开始入手,逐层向二层、三层、四层延伸,每层要逐个房间入内进行搜寻排查。

 

在水下搜寻打捞遇难者作业中,救捞潜水员必须克服心理障碍。江水浑浊,水下能见度几乎为零,潜水员进舱后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,完全靠手摸索前进,进舱探摸作业难度和风险也非常大。由于船倒扣后,橱柜床铺等杂物铺天盖地,人完全处在一个倒置的工作环境中,很难找到进入的通道,整个进入的过程还需逆向思维。此时只有靠潜水员的镇定,胆大心细,边清理边进入,还要随时防止上面的东西砸下来。

 

上海打捞局潜水员一共在水下搜寻打捞出6具遗体,其中,徐兆健第一次下水就搜寻到4具遇难者遗体。这个有着20多年从业经验的资深蛙人坦言,自己一开始也有些害怕。“船舱里漆黑一片,我独自一人用手探摸遇难者。发现第一具遗体时,我首先摸到了他的腿,朝外拽了几下,发现遗体被卡在了几个床铺之间。为了保护遗体,我将床铺全部移开,然后再扶着遗体游向水面。”徐兆健说,自己此时已完全没有恐惧感,只想着尽快打捞遇难者,让他们早日离开那片悲伤的水域。一口气,徐兆健连续下潜,在同一个舱室又搜寻出三位遇难者。

 

蛙人不但水下技术出众,还都是些细心人。在水下发现遇难者后,他们会把信号绳绑在遇难者的胳肢窝间,不让遇难者遗体受损伤,然后慢慢带着遇难者从船舱里游到舱口。快要浮上水面前,他们还会特意为遗体整理一下衣裤,不让他们的尊严受损。“维护逝者最后的尊严,这是老一辈上海蛙人遗留下来的传统,这也是我们能为遇难者做的最后一件事。”金锋说。